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是的,漫长的旅途虽然会让人难受,却会不断磨炼人的意志。我曾经因为受到严重打击而遗失了决斗的热忱,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非常不足,无论是关于友情还是关于决斗。不成熟的自己会导致那样的结果无法避免,只能弥补。而这个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游戏先生——传说中的决斗王者。面对那样的游戏先生,我的血液为之沸腾,连卡组都兴奋地鸣叫。”

    “面对那样的游戏前辈,我觉得十代前辈也非常了不起,你让我看见了决斗者无限的可能性。”

    “……你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啊呀重点不是这里,是我发现,比起执着过去,还是未来更重要。比起踌躇不前,害怕孤独,勇敢跨越挑战它才是我们该做的事。”

    “……?”

    “就·是·说,游星,孤独这种事可以一个人背负,但不要让它成为枷锁。束缚得受不了想要逃避的时候,前辈永远在这里等着哦!”

    “……前辈,我并不觉得现在我还是孤独的。我通过决斗遇见了许多伙伴,他们让我知道孤军奋战是多么愚蠢。后背空当的存在不是迫使自己变得强大到没有死角,而是能找到值得信赖的人。”

    “游星,你果然和外表的硬派风不同,内在超温柔啊——有点点和凯撒像呢。有值得依靠的人和孤独并不冲突。你的灵魂还是孤独的,看你打牌方式就知道了。不过也没什么……唔你和那时候的我不同,充分明白同伴的强大,就像你刚才那番话体现的一样。我就是有点…私心?”

    “前辈?”

    “唔,算啦。不能和你再说下去了,尤贝尔要说我了。那么游星,下次再见啦!”

    面对离去的被黄昏笼罩的十代的背影,游星再一次强烈感受到那与外表不符的孤独。这个人非常自说自话,偶尔开沉重的话题又草草结束,根本不能分辨这个人的真心。
    在那么多次的对话中,游星能得知的只有这个人有时候会超乎寻常地稀释自己的感觉。暧昧不清的对自己情绪的形容,闪烁其词地回避——还有若有若无的撩拨。
    游星默默地收拾被十代摊了一桌的卡组和啤酒罐,直到把啤酒罐整整齐齐地放成保龄球阵型后,他才隐隐地感到脸上红晕地褪去。
    下次一定不能让他逃了,他想,旅游也好决斗也好,他总能找到一条和他同前进的道路。
    既然他说未来更重要,既然他不希望他孤独,那么就陪陪他吧。总有一天,十代前辈会真真对过去释怀,然后未来只剩下他们的记忆,连孤独都会温柔起来,像斜阳的余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