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6

     

    属于他们的时代(2)

    这些短打都是2011年的黑历史_(:зゝ∠)_最近没码字就只能先丢黑历史了。现在的我已经爱上大老爷受了嘿嘿嘿



    4 关于回归(丁诺历史向、请误追究历史…)

     曾经的北/欧的王者——他在诺威面前选择了低头。
    “用你的方式离开这里吧诺子……跟着贝尔瓦德那家伙也可以。他现在有能力来保护你了——啊对提诺也在那。”丁马克抬起原本垂下的头看向挂在天空好像永不会耗尽光亮的太阳,阳光刺得他眼睛有点生疼。
    诺威下意识地摸了下他的十字架发夹,然后又迅速地恢复到两手垂在身体旁,面无表情的状态:“我会回来。”
    “诶?”丁马克诧异地看向他冷淡的脸庞,从未改变的冷漠的神情和拒人之外的态度。原本有点陷入低谷的他又好像看见了希望。

    诺威很快别过神情不与丁马克对视:“只是为了艾斯兰。”
    “哦——”尾音淹没在大风袭来的呼呼声中,面庞蒙上阴影的丁马克还是背起了他的巨斧,视线游离到远处的同时也看到他讨厌的家伙贝瓦尔德以及提诺,他们正朝这里走来。

    丁马克想起:他以前在这片辽阔的疆土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那时诺威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带上金色的王冠在人流中寻找诺威的身影时看到的却是他离开的背影,他走去的方向有贝瓦尔德,提诺。那时他攥紧手握成拳,心如绞痛,无数只蝼蚁蔓延过他的心脏让他感到麻痹般得痛楚。

    “丁马克。”贝瓦尔德就站在他的面前把他的神智叫回。
    丁马克看见诺威已经站在了他们那里,他感觉到他与诺威之间横亘着的河流有朝一日汇聚成大海。
    以前一直紧抓着的手慢慢不舍地松开。
    丁马克转身时他的披风带起一阵风。他维持他的骄傲像他来到这片土地时的霸气,潇洒地离开这里,却无法掩饰住步子的混乱。

    丁蠢——诺威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在提诺亲切的呼唤声中也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从此南辕北辙。



    至此之后,经过里很长一段时间。在历史的洗礼下,自那次后的诺威第一次与丁马克相逢。
    丹/麦逐渐衰弱下来没了初始的风光,丁马克整个人看上去也消瘦了不少,精神状态没诺威想得好。
    “嗨诺子——”好不容易找到贝瓦尔德和提诺两人去亲密了只留下诺威一个人的时机,丁马克向他打了声招呼,“诺子,最近过的怎么样?”

    诺威扬起头眯着眼打量了他一番,然后点点了头:“挺好。”
    丁马克心里顿时涌起了几分心酸,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咧大嘴巴笑着说:“是吗?我家最近……”
    “——我来看艾斯兰。”诺威打断丁马克的叙述,他不需要丁马克像个垂暮的老头子啰嗦地念叨许多。在贝尔瓦德家,他已经得到了很多乃至丁马克都不知道的消息。

    这个时候丁马克已经身心疲惫地无法给诺威一个善意的笑容,他的嘴角的笑意很快就隐去,原本还算欢乐的语调中掺杂了疲惫:“啊哈哈果然啊诺子可是个弟控啊,艾斯兰可好了。”他用手指明了艾斯兰的住处方向。
    诺威原本张开的手慢慢握成拳头,然后又缓缓地摊开,走过丁马克的身边。

    没变,什么都没变。当诺威看见他指向的方向就察觉到这里的布局和他以前在这里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改变。岁月没有在这里留下痕迹,好像时间遗忘了这里。
    诺威仰起头,看向原本是他们两个人的晴空。
    ——丁蠢,我回来了。

     

    aph丁马克丁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