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7

     

    无所居亦无所依「亚连中心/驱魔少年相关」

    #献给亚连小天使,有个后妈真不容易…另外驱魔少年的后期漫画剧情有点忘了,就记得特别虐的部分。所以本文走抒情风orz用来心疼小天使。




     我忍不住地想,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活」。每当这时候,我就非常羡慕过去的自己,无所畏惧并且相当傲慢地认为自己可以给予人类和恶魔救赎。
     
     ——但是,现实很快露出嘲讽的笑容,嘲笑我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体内的诺亚在属于「我」的脑海中不停地叫嚣,叫嚣着我是属于「恶魔」。然而当我看着自己的innocent和教团的朋友,心中的彷徨与迷茫似乎被吹走一点。

     “很遗憾…”诺亚悄悄地在我耳边低语,“他们认为你是「恶魔」。”

     为什么……你们会露出害怕的眼神;为什么……你们要惩戒我?——左手拯救恶魔,右手保护人类——多么,让人啼笑皆非的承诺。

     我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水。不知道这泪水是身为人类的自己,还是身为诺亚对人类的怜悯。






     这一年圣诞,亚连过得并不舒服,大概是因为他太过贪恋教团的温暖,以至于离开教团又再度孤身一人时,感到的是无比的寂寞。而这份寂寞却又不止源于离开温暖的不适,还有自己究竟是「什么」的深深的困惑。

     亚连窝在旅店标间的小床上,蜷缩在一角,翻了几个身后,又走到窗边呵了口气。玻璃氤氲一层雾气,又慢慢消失,旅店对面的商品店已经装扮好迎接圣诞的到来。街上不同往日的寂寥,弥漫着欢声笑语。

     也许,应该出去走走…?

     他露出迷茫的表情。最近他又梦到了养父玛拿,梦见养父牵着年幼的他走在雪地上,养父的右手拎着装有小提琴的箱子。只要和玛拿在一起,年幼的他想,无论去向何方都没有事。

     养父突然停下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亦步亦趋的他,“亚——”他疑惑地抬头,发现前方没有路了,不仅如此,养父的身影也影影绰绰。
     
     “玛拿?”

     他找不到玛拿了。他大脑空白地站在原地,玛拿离开了,带走了他的路。

     

     结果——亚连还是在这天外出了,可能是街上的气氛过于热闹,感染到了他,使他本来抑郁的心情渐渐高涨。鼎沸的人群让他开始遗忘他在「逃亡」,让他开始沉溺在这让人舒心到流泪的氛围。

     
     “这位大哥哥!”一个女孩捧着一只花来到他面前,“圣诞快乐!”亚连微微惊讶了下,然后温柔地露出笑容,一边接过花,一边找钱。“钱就不用啦!”女孩说完,就一蹦一跳地走了,看起来相当兴奋。

     花还绽放着它的美丽,并未因寒冷而冻坏了它的美,这让亚连感到「人」的喜悦。

     这份陌生的温暖让他觉得熟悉又悲伤,他无法否认过往的快乐,而这样的话,他又必须承认现今的结果也是由这快乐导致。

     ——但是,没有关系。
     
     他露出一个寂寞的、又非常温柔的笑容。他依然爱着人和恶魔,唯独这点,他深信不疑。




     即便他,无所居亦无所依。

     

    亚连驱魔少年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