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13

     

    献上今夜的月色 「观月型富豪×佣兵亚瑟」

    *豪爸爸有这——么可爱,而观月型那————么可爱!
    *观月型那么可爱不氪一发吗?(
    *豪爸爸是攻,所以观月型也是攻(咦





    已经是第二次了。

    佣兵困惑地看向靠在走廊柱子上的骑士——有着一头耀眼的金色头发和一双猩红的眼眸,得体的贵族服装和礼仪。如果不是那一对突兀的兔耳,无论是谁都会把他误认为富豪亚瑟——其实这个错误,佣兵昨天已经犯了。



    第一次碰面时,佣兵以为富豪因为错丢了自杀兔被斯卡哈惩罚,就打趣他是不是被带上了兔耳朵发箍。结果,他只是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就转过头静静地仰望夜空。

    就在佣兵搔了搔头,准备道歉时,沉默的兔耳朵富豪开口:“佣兵亚瑟大人,今天晚上没有月亮。”

    “啊……”佣兵抬头,今晚的雾气有点重,遮住了月亮,“因为今天雾气太重了。不过…大人这个称呼,原来你是骑士吗?”

    骑士微微地点头,叹息般地喃喃:“……真是可惜了。”

    佣兵敏锐地捕捉到骑士的低喃后,微笑着安慰道:“明天天好的话,晚上就能看到月亮了。”骑士若有所思,回头朝着佣兵带着笑意地调侃道:“那么佣兵亚瑟大人,今夜请做个好梦,我不会把您之前说的话转达给本体或是歌姬亚瑟大人。”

    “啊、那个还请你……”佣兵尴尬地苦笑道,“忘记吧。真是抱歉了。”

    骑士目送亚瑟离开的背影,盘算让歌姬亚瑟大人召唤他而不使用枫叶的概率有多少。叹息间,他想起金秋的收成,想起佣兵亚瑟大人褐色的发,想起他微笑时眯着的双眼,和这世上与之相符的美好的事物。

    想把美好的月色献给他。

    ——只是还不是今夜。



    骑士的真实身份是佣兵从歌姬那得知的,据说是混入了辉夜因子,仿照富豪的模样而诞生的骑士。

    “其实今天训练时我本来想召唤的。”歌姬遗憾地说道,“结果失败了呀呀呀,还是枫叶好!”盗贼在一旁嘲笑道:“哈,失败的结果不就是让毒残留地更久吗?我觉得自己要被疼死了。”

    “好了,反正最后毒素也被处理干净了。”富豪无奈地劝架,“说起来,不知道观月型是什么样?我们都还没见过。”“呃……”歌姬忽然脸色一变,一边努力地憋着笑,一边感慨,“哎呀,富豪你绝对不会想见到的。”

    佣兵想起来那一对兔耳,于是不停地盯着富豪看,幻想他的头上突然多出一对兔耳,能因为富豪的心情而不断变换的兔耳,比如没有做好防御时因为沮丧而耷拉的兔耳——…对富豪来说是噩梦吧,超过可怜型的那种。

    “怎么了?佣兵先生?”注意到佣兵视线的富豪奇怪地问道。

    “啊呃,什么也没有!”佣兵赶紧摆摆手,啊啊观月型的模样怎么也忘不掉……真是太糟糕了。



    结果,晚上又再一次见到骑士。

    “晚上好,佣兵亚瑟大人。”骑士弯腰行礼,露出一个浅笑。

    “不用那么正式,我还只是个亚瑟替补。”佣兵拍了拍他的肩膀,“观月型…富豪亚瑟,对吧?”

    “是的,大人。”今晚的骑士看上去心情非常好,是因为今天月亮出来了吗?不过今晚月色……


    “今夜的月色十分美呢。”突然,骑士说道。佣兵困惑地看着他,回应道,“嗯,今夜月色确实十分美丽。”听闻回答的骑士,笑容愈明显了,称得上愉悦。

    “那么,”骑士上前一步,慢慢撩开佣兵的刘海,“愿您今夜的梦如同这月色般美好。”

    —— “晚安,亲爱的佣兵亚瑟大人。”

    他能看见月光投影的温柔,能闻到雨后青草的芳香,能听见凉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以及自己砰砰作响的、鼓噪的心跳声。

    最后,他看见的是骑士盈满笑意的猩红的眼眸,和那对可爱又奇妙的兔耳。

    啊啊,今夜的月色的确很美。



    *“今夜的月色很美。”出自夏目漱石。
    *应该可以算富佣吧


     

    富佣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