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19

     

    nice金金「富佣」

    *献给没有出可怜兵的我
    *私设多如山(._.)




    众所周知,斯卡哈是一个痴迷「断绝时代」以及熟知各类黑科技的魔女。

    …所以,这种黑科技出来的时候,大家先是感慨斯卡哈的脑洞然后打趣斯布里底财政危机,乃至于打到了他们四个亚瑟(替补)的头上。

    “咳咳,你们几个别窃窃私语腹诽了,再来什么不好的心理活动,我就让乌沙哈不给你们做晚饭了。”魔女一边敲了敲她新研究的黑科技装置的外壳,一边恐吓亚瑟们,“这个新装置我暂时取名为「扭蛋池」,哎呀富豪你不要摆出这种脸色。”

    被点名的富豪苦笑起来,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钱袋,商人的直觉告诉他新装置的金属色外壳透着阴谋的气息。

    “这是我根据「断绝时代」里已破译的科技仿造的一个装置。”斯卡哈兴奋地爱抚着装置,“各位应该已经知道骑士都是由湖制造出。目前各位能得到骑士支持的路径,只有在湖等候,并获得骑士认同这一条。”

    盗贼听着一堆术语,头疼地消化着魔女的话,毫不犹豫地打岔道:“啊啊断绝时代痴汉又开始了!完·全·不·明·白呀!”

    “所以…”斯卡哈若无其事地接下去,“为了亚瑟们能更快地得到更好的其实,它——「扭蛋池」就出现啦!各位只要投入2480枚水晶就可以抽11连,得到强力骑士!”

    “顺便一提,前两次给各位亚瑟打折,分别为748枚和1248枚……啊啊还有还有,水晶与银币比率为130:1哟!”

    除去富豪,三位亚瑟已经用“你丫抢钱吧”的表情看着斯卡哈。佣兵更是无奈地开口:“斯卡哈…这种举动没有必要吧?我们只要好好练习与其他人的配合,以及与骑士的默契度就可以了吧。而且,现有的骑士只有好好训练,也会成长不是吗?”

    不愧是号称“撩骑士狂魔”的佣兵,一旁的盗贼被佣兵的个人魅力闪得睁不开眼。

    “呼……年轻,太年轻了!骑士的成长也是有限的,也是有无论如何多么努力也达不到强力程度的骑士!因为他们的上限只有这样。”

    “再说了——!你们白吃白住的!再不氪金斯布里底就要穷死了好吗各位纳税人!”

    富豪目瞪口呆,松开紧紧攥着钱袋的手,不知为何深深地叹了口气,与斯卡哈惺惺相惜地悲恸起来。

    佣兵:喂富豪!醒醒啊富豪!明明就是因为斯卡哈研究断绝时代透支我们的钱……现在又要骗我们来补窟窿!不要被骗啊!

    然而佣兵的呐喊被斯卡哈可怕的眼神哽在喉头——大不了我不氪啊。天真的佣兵乐观地遥想未来,没有发现斯卡哈狡黠的笑。



    ……然而,佣兵坚持了一周就没有然后了。

    最先氪金用行动支持的是富豪这个看上去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当富豪启动扭蛋池的时候,原本金属色的装置散发出五彩的耀眼的光芒,然后出现了两个佣兵没有见过的骑士(剩余的则是斯布里底的常客)。

    “脸不错嘛富豪。”斯卡哈先啧啧了一声,“一发748就得到两个强力的骑士。”

    富豪莞尔一笑,向两位刚睡醒的骑士行了贵族礼,自信而谦逊地邀请道:“请与我一同成为防御的盾牌。”两位骑士愣了愣,随即相视一眼,都笑了起来:“这是我们的荣幸,亚瑟大人。”

    围观全程的佣兵挠了挠头,不明所以地想:富豪还是那么有个人魅力,全身都被金灿灿的金币光芒笼罩。

    结果,不以为然的佣兵训练的时候被富豪吊打了。

    佣兵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的新骑士漫不经心地挡下了他与加荷里斯的攻击,而富豪的脸上则是浮现出戏谑的笑容。

    如果说没有破开富豪的防御还不至于狠狠地打击佣兵,那么接下来的事则让佣兵恨不得把他的钱都砸进扭蛋池中。

    在与风机器人对持中,佣兵明显地感受到对方强度的提高,这一点从他的攻击变得慢慢无力中可以看出。他的攻击对于风机器人坚硬的外壳而言如同隔靴搔痒。

    但是他们的防御却也同样没被风机器人破开,这次富豪的防御结结实实地吃下了对方两次攻击,而没有出现明显的裂痕。不止如此,佣兵还还感受到以往拖后腿的歌姬的治愈变的及时和有效。

    最后他们战胜了风机器人——靠的却是盗贼的魔法攻击。被打击的一蹶不振的佣兵扒拉着锤子,放弃人生般躺在训练场的地上。

    “喂佣兵!”盗贼喊了他一声,“你居然没有去乌沙哈那里试装置啊?”

    佣兵一个激灵从地上坐起,他的视线来回逡巡,才发现这次训练的诡异感。

    ……这几个人,原来都上交金币了?!可恶!

    富豪擦拭着剑,像是挑衅般悠悠地说道:“今天佣兵先生是状态不好吗?”

    意料之中的,另两位亚瑟像炸开锅不停数落佣兵在这场战斗中的不足。歌姬更是感叹:“治疗佣兵的时候好辛苦啊!真想自己用魔法去打敌人,看的真焦心。”

    ……啊,真是会心一击!

    于是佣兵手持一个钱袋冲到扭蛋池前,咬牙切齿地说:“斯卡哈,我要扭一次!”

    “啊啦真是难得的客人,请吧。”斯卡哈接过钱,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在机器的轰鸣声中,绽放的是金色的光芒。

    欸……欸?!

    出现在信心满满的佣兵面前的…是十一位面面相觑,疑惑不已的斯布里底常客。

    “亚瑟大人,那么晚了召唤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这和说好的剧情不对啊……佣兵困惑地看向斯卡哈。斯卡哈则在和骑士们解释装置的缘来和理论。

    骑士们纷纷恍然大悟,嬉笑地对佣兵说:“真是可惜了亚瑟大人,看来没有召唤成功呢。”

    斯卡哈对依然迷茫的佣兵解释道:“这个装置可以直接从湖中召唤骑士——即便是未苏醒还在沉睡的骑士!”接着理直气壮地说:“不过因为完全是随机的,所以概率很小呢,而且启动一次费用非常高。”

    “等、等等,可是他们不都扭出来了吗?”佣兵慌张地问道。

    “嗯?那是因为他们脸白啊,也不看看你们的肤色差。”斯卡哈一个直球,让佣兵痛不欲生。

    “那如果我硬是要召唤出呢……?”

    迎着佣兵期待的目光,斯卡哈终于露出了,得逞地笑容:“只能继续交钱氪啦。”

    ……

    佣兵带着三个新骑士走在起步阶段的集市上,摸着钱袋,内心流血疼痛不已。千万不要问佣兵他上交了多少可以迎来这三位新骑士,不然,他绝对会和你决斗——以他前雇佣兵的尊严起誓。

    当他终于领着三位骑士熟悉了斯布里底之后,他遇见了斯卡哈口中「不仅皮肤白还是欧洲人」的富豪。恰巧对方也在带着骑士。

    ……又是个没有见过的新面孔。

    佣兵小小地腹诽,为了联络感情,他上前搭讪道:“嗨富豪,你又去过斯卡哈那了?要珍惜钱啊。”佣兵心有余悸地劝道。

    “嗯?”富豪抿着唇,眼里透着笑意得回道,“这次只是花了五十枚而已。”

    佣兵震惊地盯着他:“五、五十枚?!”舌头还不小心地打结了。

    “佣兵先生还没听斯卡哈说吧?五十枚可以抽到一位骑士。”

    “可是那、那概率不就……”佣兵咋舌。

    “嗯哼。”富豪转过头,对上佣兵羡慕的眼神,所有的情绪都好好地隐藏在单片眼睛后的猩红的双眼中。

    “……为了赶上你们,为了不让你们的努力白费,我怎么可以让自己的攻击弱下来呢……”佣兵紧握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的想法真是有趣。”富豪敛下眼皮,“居然因为这个浪费你的钱。”

    “不是……我只是觉得,只要这样想了,那么这些钱花出去的钱就是有价值的,也就没有辜负在湖边遇到的骑士的信任。”佣兵挠了挠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富豪沉默地看着佣兵的耳朵慢慢红了起来,心底翻腾着对这个人别样的看法。

    “我想。”富豪的眼眸中噙满温柔,慢慢地开口,“只要怀揣这个想法,即便是在扭蛋,也可以召唤在沉睡的骑士们。毕竟他们也希望能为你效力。”

    佣兵耳垂的绯红终究是爬上了他的脸颊。

    “斯卡哈!”佣兵冲到扭蛋池旁,像是希冀着什么上交金币,开启装置。

    ……
    ……

    然后他看见——耀眼得如同太阳般灼烧人双眼的……金色光芒。

    “今天的佣兵依然是11发nice金金呢。”仿佛是佣兵的错觉,怎么听都觉得斯卡哈的声音中充满幸灾乐祸。

    屋外的富豪眯眼愉悦地看着金色的光芒,颠了颠钱袋,走向他的房间。

    随着扭蛋池的完善,每天佣兵悲痛的惨叫变成了惯例。

    而今天的佣兵先生,依然温暖人心。


    -End-



    小剧场之「究竟为什么斯卡哈制作出了扭蛋池」

    斯卡哈(狐疑):富豪,你确定这样能挽救斯布里底的财政吗?
    富豪(扶了单片眼睛):请放心,按照我的推算,佣兵先生肯定是个非洲人,不强氪是得不到好骑士。
    斯卡哈:……你的推算根据是什么?
    富豪:他脸黑。
    斯卡哈(一段沉默后):可是你不能保证佣兵个锤子一定会强氪。
    富豪:不,我有方法。
    斯卡哈(不信任地看向富豪):……
    富豪:那么,就请在佣兵先生安定地强氪之后,我们再把钱币三七分吧。
    斯卡哈:……富豪你果然是奸商啊。我七你三。
    富豪:嗯?
    斯卡哈:……再包括你可以使用乌沙哈的使用权限。
    富豪:成交。
    (偷听的)盗贼:啊怪不得最近富豪可以轻轻松松地进入佣兵的房间了。
    (不小心听睡着结果惊醒的)歌姬:嗯……咦?咦!



    *因为没有氪到可怜兵所以佣兵受罪了(喂
    *这篇其实富佣互动不太多吧…想写大家全程欺负佣兵ˊ_>ˋ
    *胡诌一堆……感谢有人能看到这。

     

    富佣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