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26

     

    by your side 「富佣」

    *哈哈哈哈哈风火我震了还是姬卡!
    *…………………咦怎么是贝林(一脸懵逼
    *自从写了nice金金就被绑架到非洲,我觉得是时候撒糖了
    *注意:骑士炎夏型艾文第一人称视角
    *格式怎么改都没有用,我已经放弃了(._.)






    我诞生的那一刻,看见湖泛起温柔的波浪,阳光洒在粼粼波光上就像朝阳落在了湖中。岸上有人向我伸出手,他的笑容融化在盛夏的暖阳中,模糊了我的视线。他将我拉上岸,用浴巾裹起我的身体时,我才发现自己只穿了泳装。

    “斯卡哈的恶趣味真是该改改了。”我听见那个人无奈地低喃,“让一位女士着凉怎么办?” 

    ……真是奇怪的人,我想。我叫炎夏型艾文…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因为我并不是人类,是辅佐人类的骑士而已,所以我不可能感冒。想到这,我很羡慕我的本体,别人只要叫她艾文就好,叫我的话……天哪我真是拒绝听到这长串名字。

     “我记得,是叫炎夏型艾文吧。”他掏出手帕轻轻擦拭我滴着水的。“请直接叫我艾文吧,全名真奇怪……富豪亚瑟大人。”我挡开他的手,胡乱地用浴巾擦干身体,就还给他。 

    他不介意地叠好浴巾,挂在臂肘上,好奇地问我:“我没有告诉你我是谁吧,骑士都是一出生就知道自己是什么吗?”我一边扯着泳装上衣的带子,抱怨魔女大人的不用心,一边回答:“没错,毕竟我们是被制造出来的东西,这种小事从一开始就植入脑中了。”

     他微微诧异地看着我,猩红色的眼眸像是鸽血红纯净鲜艳,里面翻涌的是属于人类的情感。“我认为斯卡哈为你们植入感情是有特殊意义,毕竟那个魔女不会做无用功。”他领着我走出遗迹,朝着赫布里底的方向走去。

     我烦躁地拿着镶嵌宝石的杖子敲打西瓜侦查机器人,在富豪亚瑟大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开口:“请不要胡乱说出这种话——明明不可能感同身受。”

     “虽然说这个不太好,但你可是防御型骑士阿,艾文。”仿佛没有听见我冒昧的话语,富豪亚瑟大人针对奇怪的点吐槽道。波尔斯慌乱地扇动电子翅膀,试图逃开我的攻击范围。我暗暗切了一声,又打掉一个机器人。听见亚瑟大人低沉优雅的声音喊我艾文…真的是瞬间什么脾气都没了。我耷拉着肩,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哇哇——!富豪你新骑士好厉害喔?干脆送给我吧!”训练的时候,一位盗贼亚瑟大人夸张地大喊大叫——喂,你头顶的呆毛快带你上天啦。

     富豪亚瑟大人眉头紧皱,似乎是在克制自己拔剑的冲动。我默默逡巡了下两人,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的杖子眼疾手快地敲在盗贼亚瑟大人的头顶上,冷静地说:“我看见波尔斯了。

    “哦那就没办法了——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我是个盗贼不是个傻子!”一旁的加拉哈德以一副“弱智”的表情斜乜着她的主人。

    还好我的主人是富豪亚瑟大人…我背过身,不忍直视盗贼亚瑟大人,抬头的时候目光与佣兵亚瑟大人相撞,他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个艾文,以后还是披件外套吧,只穿泳装对身体也不好吧。” 

    “你和富豪亚瑟大人一样呢。”我漫不经心地摇晃着仗义,“富豪亚瑟大人也叫我别只穿个泳装,你们这种亚瑟真奇怪。”佣兵亚瑟大人不介意地打趣道:“富豪可是个绅士呢。平时训练的时候就多麻烦你们骑士,老实说我还不能适应这种战斗方式。”他困扰地看向他的骑士,他的骑士由于之前战斗太猛,手臂骨折在接受歌姬亚瑟大人的治疗。 

    无论是佣兵亚瑟大人也好,还是我的主人,他们都视我们如伙伴一般,仿佛我们真的是来自断绝时代的圆桌骑士。战斗是我们唯一的生存方式,即便是治疗型骑士,在亚瑟大人收到生命威胁时也必须挺身而出。 

    我并不认为这是可悲的事,毕竟我们就是因此而诞生,如果没有战争和亚瑟大人,我们都无法来到这个世界,体味盛夏的酷热和肌肤冰凉的触感。 

    不过,在看到富豪亚瑟大人和佣兵亚瑟大人窃窃私语流露出微笑,看见他们无奈地安抚盗贼亚瑟大人的时候,不禁也会想到,感情究竟是什么,让与我们构造类似的亚瑟大人有丰富的美丽的神情。




     “骑士的意义只存在于战争中。” 

    我无视富豪亚瑟大人责备的视线,脱下他送给我的披肩,习惯性地拉扯上衣带子。他沉默地接过披肩,叹气道:“这个披肩可不便宜啊艾文。”我抖了抖肩膀,底气不足地回应:“又不是我想要,富豪亚瑟大人可以给其他女性亚瑟大人!骑士也可以……不对不对,亚瑟大人不要想转移话题!” 

    每次都是这样。 

    说到后面,我几乎是愤怒地喊出声。 

    骑士究竟是什么?按照我原本的性格,我是不可能会思考这些。可是,富豪亚瑟大人那对待人类的方式让我渐渐迷惘,看见亚瑟大人用盾挡住外地攻击,让佣兵亚瑟大人安心地攻击时,心里翻腾的是不甘的难过,以至于富豪亚瑟大人命令我去保护佣兵亚瑟大人的时候,我拒绝了这个命令,而是替富豪亚瑟大人挡住浮游炮。 

    佣兵亚瑟大人被浮游炮波及,只有盔甲保护的他已经伤横累累,而他的骑士有一位冲进浮游炮中心与外敌厮杀,还有一位则充当保护盾的作用。 

    我想我一生都无法忘记富豪亚瑟大人的眼神。 

    悲伤、无奈和失望,以及奋不顾身地挡在佣兵亚瑟大人身前的姿态。当歌姬亚瑟大人的治愈圣光笼罩住我们全身时,我第一次流下眼泪。 

    虽然富豪亚瑟大人原谅了我的莽撞,佣兵亚瑟大人也安慰我不要放在心上,认为我保护富豪亚瑟大人是正确的判断,但他们的温柔却让我寝食难安。 

    过去使用我的亚瑟大人虽不及这两位仁慈,却也没把我当工具看待,只是为人冷淡,从不和我交流。当他临死的前一刻,他用沾满鲜血的手抚摸了我的头,叹息般说道:“你解放了,艾文,我们都解放了。” 




    终于,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后,富豪亚瑟大人说:“断绝时代的科学真的很惊人,赋予你们人类的外表和人类的心,却给予你们兵器的力量。” 

    “不,亚瑟大人。”我反驳道,“是后者给我们存在的理由。” 

    “也许是我多管闲事。”富豪亚瑟大人疲惫地摘下单片眼睛,“我认为把你们视作兵器的人和外敌没有区别。不是我心存仁慈,而是那种对待方式会让我们在战争中失去自我。” 

    “艾文,战争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你们骑士,也绝不是因为战争而诞生。” 亚瑟大人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房间内,他冷静地戴上单片眼睛:“最近斯卡哈在研究新的技术,需要你的配合。艾文,待会儿你去找下斯卡哈吧。” 

    等斯卡哈大人终于放我从研究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夏天的夜晚伴随微风和蝉鸣,我无处可去,只能带着一堆琐碎的心事走向湖边。

     也许是因为湖是我们的诞生之地,所以大多数骑士只要有心事就喜欢去湖边溜达,有时候运气好,湖边可能聚集一群发呆的骑士。 

    而今天的我,显然是运气好过头,远远地就看见富豪亚瑟大人和佣兵亚瑟大人并排坐在湖边,似乎在小声商量着什么。 我偷偷地躲在不远的树背后,打算偷听对话。毕竟明天开始,我就要成为佣兵亚瑟大人的骑士了。

     “喂,前几天打外敌的时候,你别冲过来自己当肉盾啊,我可没那么弱。” 佣兵亚瑟大人半是抱怨半是担心地说,“我好歹以前也揍过外敌。” 

    “如果没有我,你的那位骑士不是根本就不敢离开你去攻击外敌吗?”富豪亚瑟大人的声音似乎藏着笑意和调侃,“佣兵先生,我知道你能打一个外敌,不过这是团体配合。” 

    “你那是什么鬼称呼……”佣兵亚瑟大人头疼地说,“下不为例啊!” “对了先告诉你让你做好心理准备。” 

    “嗯?” 

    “明天,艾文就成为你的骑士了。” 我惊讶地睁大眼,完全没想到富豪亚瑟大人已经提前知道这件事,而佣兵亚瑟大人反应激烈地站起身,“艾文不是你的强盾吗?没她你怎么办,况且来我这有什么用!” 

    “斯卡哈在进行改良,估计等明天,她就会是你的支援型骑士了。”富豪亚瑟大人只回答了第二个问题,“你不是很缺支援型骑士吗?” 

    佣兵亚瑟大人紧握双拳,似乎下一秒就会打富豪亚瑟大人——欸那可不行,这样的话我得冲出去保护富豪亚瑟大人!

     结果,佣兵亚瑟大人松开拳头,有点难过地开口:“虽然你选择防御志愿我们,但是根本不需要这样照顾我,没有艾文……” 

    “我还有其他的骑士。”富豪亚瑟大人打断他,“艾文的确不可或缺,但我认为她更适合在你身边,不要说出这种话。” 

    富豪亚瑟大人犹豫了一会儿,慢慢地右手攀上佣兵亚瑟大人的后背,轻轻地安抚他,开玩笑地说道:“其实这样也不错,我的最强单盾到你那成为了强力的支援,就像我一直在你身边。”

     忽然,我明白了富豪亚瑟大人的情感与希冀。 

    战争夺走了人们欢笑的能力,惶惶不可终日,被囿于孤独寂寞的牢狱中——拔出圣剑抛弃自己的家族成为众亚瑟一员的富豪亚瑟大人,究竟抱着怎样的心情?我试图用自己可怜匮乏的情感去体会富豪亚瑟大人深沉的情感,他似乎将一种联系孤注一掷地交付在我的身上,期盼我可以完成他的期待。 

    富豪亚瑟大人留恋地收回自己手,漫不经心地提到:“该回去了,否则吃不到乌沙哈准备的晚餐了。”佣兵亚瑟大人如梦初醒般点了点头,他晃了晃马尾,欲言又止地跟在富豪亚瑟大人的身后朝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而我悄悄地小声说了一句话。 

    You have me by your side. 

    替他们没有说出口的话最终也将湮没在和风中,留在内心隐秘的一隅。 




    “笨蛋亚瑟大人!不要四处张望会死的!啊啊——泳装要掉下来了!”我踩在佣兵亚瑟大人的头上跳跃过一发炮火。“请、请好好战斗!”佣兵亚瑟大人拖着个锤子,四处躲闪射击。

     “佣兵!”富豪亚瑟大人从后面追赶上来,并肩的骑士则一鼓作气冲到佣兵亚瑟大人身前,支起屏障。“艾文!”我听见佣兵亚瑟大人呼唤我的名字,我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力量注入到佣兵亚瑟大人的圣剑中。

     在圣光中,我们仿佛看见了希望。




    我叫炎夏型艾文,从一名防御型骑士成为了支援型骑士,至今仍为两个笨蛋操心。我想了很久自己的存在意义,最后因为自己的愚钝而放弃。 

    我不知道战争的意义,也不知道骑士的意义。 我能听见在战场上空盘旋的哀鸣,也能看见被血染红的残垣断壁。我侍奉过百名亚瑟,皆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死亡;有战死,有死在同伴剑下,也有死在骑士手下。

    我在湖中沉睡的时候,第一次感受到孤独,然而没多久,我便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现在的我是佣兵亚瑟大人的骑士,在离开富豪亚瑟大人的时候,他给了我新的用红宝石镶嵌的杖子,以及一封应该转交给佣兵亚瑟大人的信。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富豪亚瑟大人第一次露出羞涩的表情,“等你觉得可以给他的时候给他吧。” “我觉得这种东西还是亲自给比较好哟?” “……啊这个,不是我擅长的方面。拜托了,艾文。”富豪亚瑟大人断断续续地说道,连声音都没有底气。

     好吧,我心想,反正骑士的优点就是生命长,有足够的耐心等你们在一起。 



    反正不过须臾间。 







    *文中艾文的一些小习惯来自于图鉴介绍。
    *炎夏型艾文图鉴介绍:被制造为和艾文有着相同外表的骑士。最近特别热衷于用镶嵌着宝石的杖子敲打名为「波尔斯」的西瓜型侦察机器人的游戏。目前为胸部太大泳装太小导致行动处处受限制而烦恼。




     

    富佣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