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20

     

    自由在敲打你窗「富佣」

    *原著半架空,添加了很多私设
    *富佣依然是甜蜜蜜的糖和互动
    *注:按照篇幅,富佣互动比重可能偏少





    致富豪大人:

    我猜想您在看这封信的时候,一定会皱眉,摘下您的单片眼镜,头疼地揉着鼻梁。

    事实上,这封信我更希望是由佣兵大人拆开……啊呀不好意思,您看到这绝对会生气吧?请放心,虽然佣兵大人很容易害羞,具有绝对的正义感和温柔,我也非常喜欢他,但还没兴趣和你竞争。

    等下…富豪大人你看到这不会要撕信了吧?

    诶诶,别呀……扯远了,这是我“正式”成为人类的第二个周日,失去骑士的能力后,所有的感官瞬间退化,声音和周遭的环境模糊成了光怪陆离的奇异景象。

    我差点觉得自己要死了。

    冷静了下来后,陪同的乌沙哈大人告诉我,这是能力失去后,身体逐渐老化,属于正常现象。我听后赞同地点头,毕竟我们已经活了太久。

    现在的我成为一男爵庄园里的女仆。他们远离斯布里底和卡梅伦,在一个偏僻的岛屿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暂时没有被外敌洗礼过。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过上这种恬静的生活,至此,写信致谢您和佣兵大人提出的计划。

    对了,我有了新的名字,叫珊多拉,据称在「断绝时代」是人类的保护者的意思。

    祝斯布里底的亚瑟大人们安康;
    祝您和佣兵大人相濡以沫;
    祝所有的骑士在战争结束后找到他们自己的生活。

    洛蒂涅(珊多拉)


    太阳落山,晚霞褪色,夜幕降临,乘着夜色和烛光,富豪默然无语地看完难得的一封信。根据信封的邮戳判断,这是洛蒂涅两个月之前寄来的信。

    她脱离了一种怪诞的身份——这样说也不尽然,因为艾文告诉过他,她很庆幸自己是名骑士,看尽沧海桑田,跟随各种各样的亚瑟,去完成他们或真心或假意的愿望。这是她身为骑士的荣耀。

    不过直到四个月前,富豪与佣兵联名向黑科技狂魔斯卡哈提出一个设想——

    “能不能让那些不想再做骑士的…骑士成为一个普通人?”佣兵挠着头发,朝面露惊讶的斯卡哈说道。

    “啊呀呀,这真是一个…大胆的提议。”斯卡哈放下手头的作业,旁边的超级电脑还在进行演算,“先不说可行性,究其意义而言,我个人认为是没有意义。”

    斯卡哈扫了眼慢慢攥起拳头的佣兵和身旁冷静的富豪,慢条斯理地继续:“骑士最初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辅佐亚瑟驱逐外敌,各位是知道的吧?先不说「湖」的技术并没有完全攻克,仅以人道角度看,我也不认为把骑士当成武器有什么错。”

    斯卡哈停顿几秒,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孤独的笑容:“毕竟那是他们的生存意义。”

    气氛立刻凝重起来,壁炉的火舌安静地向上舔舐,印在墙上的影子弓着背和着摇曳的火焰,仿若哀鸣。

    富豪上前一步,安慰地拍了佣兵的背,冷静地直视斯卡哈锐利讥讽地眼神:“那么我想,您也知道库拉奇自杀的后果了。”




    那天和煦的冬日阳光穿过云层,洒在人们的身上。今年是难得的暖冬,而今天对亚瑟们来说,也是训练暂停休息的一日。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让人心生愉悦的一天。

    ——直到洛蒂涅婆娑着眼泪,抱着库拉奇柔软的身躯,一步一步踏入主城大厅的时候。

    彼时,大厅里还回荡着盗贼和斯卡哈的互呛,佣兵的调和,富豪对佣兵的关心和歌姬“诶呀呀”的困惑。

    当洛蒂涅抱着库拉奇进来,每个人都保持着诡异的姿势乍然缄默下来。

    “库、库拉奇?……”佣兵颤抖的声音打破诡异的沉默,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洛蒂涅慢慢地将库拉奇平放在光滑噌亮的大理石地面上,佣兵跪在库拉奇前,不能自已地摸上已经失去跳动的手腕上。

    “这是怎么回事……!”佣兵压抑着声音,差点失控地吼道。

    洛蒂涅跪在地上,抚摸库拉奇金色柔顺的发丝,“她选择自杀回到「湖」中了。”洛蒂涅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佣兵,佣兵一脸茫然,胸中聚积的郁怒一时间找不到发泄口。

    “为什么……”夹杂着困惑和痛苦,佣兵拼命抑制涌上的泪水。

    洛蒂涅叹息般地说道:“佣兵亚瑟大人,她只是累了。她陪伴您太久了,我想她厌倦骑士这个身份了吧。”

    面对依然懵懂沉浸在悲恸中的佣兵,洛蒂涅泛起不忍和悲伤,她看向站在阶梯上的魔女,谦卑恭敬地说:“请看在库拉奇做出的贡献上原谅她吧,毕竟无论活了多久,她依然是个孩子。”

    面无表情的斯卡哈微微颔首:“让她睡一会吧。等需要她的时候,她自然会从「湖」中出现。”

    斯卡哈一点头,库拉奇的身体仿佛得到首肯逐渐透明化成光点汇聚成光芒离开主城。

    “谢谢斯卡哈大人。”洛蒂涅站起身,优雅合礼地鞠了一个躬。

    在场的四位亚瑟却全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们齐刷刷地觑向斯卡哈。

    “斯卡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佣兵再也控制不住声音。

    “就像洛蒂涅说的一样,库拉奇选择自杀回「湖」沉睡了。”斯卡哈没有波澜地说道,“骑士是不会死的,即便受到重伤失去生命,充其量也只是灵魂回到「湖」里等待下一次召唤罢了。”

    “她是我的骑士。”佣兵痛苦地说,“但我完全没注意到她的心情,究竟是把她逼到什么样会选择自杀……”

    看到钻牛角尖的佣兵,难得的,斯卡哈带上了点温和的语气:“不要揽在自己的身上,你的影响还没那么大。只是对库拉奇那种早出生的骑士而言,骑士生活枯燥漫长。”

    最后,还是由富豪带着佣兵回到房间。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别太自责。”富豪握住佣兵的手,慢慢靠近佣兵,温柔地吻上他的额头。

    “我只是在想…到底多痛苦……”终于,佣兵流下眼泪,他挡住自己的脸,不愿意让富豪看见。

    富豪拿开他的手,安静地吻去挂在脸颊的泪水,张开双臂环抱住佣兵。黑暗里,佣兵攥紧富豪衣服的下摆,埋在他的肩窝里死死地遮住自己的呜咽。




    “难道提到库拉奇就以为我会答应?魔女真是太好被说服了。”斯卡哈环抱手臂,“即便她是骑士,也应该自己承担后果,都活了快百年了。”

    “克莱尔也已经回到「湖」中了,就在今天,科尼莉亚告诉歌姬的。”

    “……”

    “我不知道你听见这个消息是怎么想,我和佣兵认为,对于那些已经无法上战场的骑士而言,是时候还给她们自由。”

    “……”

    “今天……”佣兵开口,“伊莱恩问我,我是不是不需要她了。问我人类在休息的什么是怎么过的,为什么在冬天要穿很多的衣服,夏天要穿很少,而炎夏型的骑士无论四季都不增减衣服。”

    “她还问我,「断绝时代」她的本体和兰斯洛特最后在一起了吗?”

    “我…怎么说呢,经历库拉奇之后,我很怕再失去骑士。所以训练的时候,我又召唤了伊莱恩…但我发现,现在外敌的强度,不适合再召唤她了。”

    火焰忽明忽暗,橙黄的灯光下每个人的神情晦暗不明,宁静的悲哀蔓延在这个房间里,唯有超级计算机不知疲倦地工作。

    “当我看见因为我的攻击不够强大,浪费富豪的防御和歌姬的支援,盗贼的妨害时,我有点懂了库拉奇的选择。”

    面对佣兵坚毅的目光,斯卡哈终于败了地点点头:“好吧,我试试——不过先说好,我不保证成功。”

    于是,近来一直愁云密布的佣兵绽放了他从前爽朗开心的笑容。富豪侧目着这回归的笑容,总算放心。




    其实,在决定找斯卡哈之前,富豪先是找了乌沙哈,很可惜在得到了“我目前只有家政功能,不具备演算能力”的回答后,他去找了洛蒂涅。

    说来惭愧,他其实快遗忘这位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如同贵妇的骑士。

    “很高兴能再遇到您。”洛蒂涅做了标准的贵族礼仪。

    富豪回礼后,半是歉意半是试探地说:“我很抱歉之前没有来看过你。”他顿了下,含糊地说:“大家还好吗?”

    “请放心。”洛蒂涅为富豪泡上一壶红茶,“大家都很好,只是时不会回想以前陪在您身边的风景。”

    洛蒂涅的话意有所指,放在平时,富豪会选择圆滑地回答然后挑起另一个话题,但现在……“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只能抱歉地说我无法再召唤你们。”

    “我们都明白。”洛蒂涅轻笑,“但是富豪亚瑟大人,我们除了战斗之外什么都不懂呀。”

    那是一种离开战场就找不到自己存在意义的孤独。

    其实洛蒂涅不羡慕人类,也不孤芳自赏,更不自怜自己为什么是骑士。然而当她和库拉奇一样,被迫离开战场后,就不得不去想,人究竟是为什么能再任何情况下选择活下去,而他们的存在意义又为何如此鲜明。

    所以,她知道在漫长的等待下,库拉奇的选择是必然。

    对上眼前愿意直面这个话题的富豪亚瑟大人,洛蒂涅想起以前辅佐富豪亚瑟大人时她看见的风景。

    她非常想再见一次。




    “洛蒂涅,先提醒你,你是第一个试验体。”在进入仪器前,斯卡哈将所有风险巨细无遗地告诉她。“我很感谢富豪亚瑟大人能给予我这个机会。”洛蒂涅支着她那把不离身的遮阳伞,“所以,斯卡哈大人,可以开始了。”

    被轰出去的富豪和佣兵不约而同地联想,洛蒂涅会得到怎样的生活。

    改造结束后的洛蒂涅和原先并无什么不同,但据她本人所说,原本那股「湖」在她身体的力量消失了。当她狠心拿刀在手腕上切开一个伤口,三分钟内没有痊愈的时候,洛蒂涅告诉紧张的佣兵和沉静的富豪:“我自由了。”




    “富豪,富豪,你在看什么?”佣兵挂在富豪身上,百无聊赖地问道。

    “一封信。”富豪先是吻上佣兵的唇,缠绵一番后才说,“来自洛蒂涅的感谢。”

    佣兵惊喜地睁大双眼。

    “也许,我们还该叫她珊多拉了。”

     

    富佣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