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bus

间歇性产粮复健,持续性吃瓜啃粮。
  1.  23

     

    A Long Life 01「富佣」

    *设定是佣兵把剑瑟当偶像
    *文中出现的提斯特和金发是制压型的,就是那个特别高贵的sbj卡
    *富豪应该会有一点点痴汉…
    *文比之前的会长一点(・ω・)ノ





    富豪最近很惆怅,惆怅得把他的骑士金发伊索德和佣兵的骑士提斯特带进了他的起居室。

    两位性格在私下都非常温和的女骑士很慌张,完全不懂富豪亚瑟大人的用意,不约而同地想到如果佣兵亚瑟大人在就好了。

    她们刚一进门,富豪就长叹一口气,用非常严肃认真地语气问她们:“我和那个剑术之城亚瑟比,哪个好?”金发伊索德和提斯特面面相觑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地齐声答道:“是富豪亚瑟大人。”

    富豪先是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突然表情一变,眼眸盛满委屈地控诉道:“那佣兵怎么只关注剑瑟!”讲道理如果他不是专修防御,此时此刻就已经找剑瑟决斗了。

    金发伊索德立刻反应过来,毕竟她这位主人自打上次的情人节后就没掩饰过对佣兵的喜爱,偏偏遇上了一位迟钝的人,横竖没接收到她主人的电波。本该有点进展的两人如今仍称兄道弟,做着彼此的好兄弟。

    她酝酿着措辞:“佣兵亚瑟大人是剑瑟大人的迷弟不是新消息了呀。”看着富豪亚瑟大人大人慢慢黑下去的脸,她吃不消地硬着头皮补充:“只是崇拜的那种!富豪亚瑟大人你看,佣兵亚瑟大人完全不会对剑瑟大人脸红。”

    “不。”富豪坐在床上幽幽地说,“他们去训练场切磋后,佣兵红着脸问剑瑟要了签名。”

    她家大人红着脸可爱极了,非常想让人捏捏脸。躲在金发伊索德身后的提斯特心想,想着想着兴奋得脸烧了起来。

    “提斯特。”

    提斯特听着一个哆嗦,慢慢抬头对上富豪的视线。“你在想什么?嗯?”富豪抿起唇角,眉眼上挑地盯着她,“看来水晶是该减半了。”

    提斯特哇的一声就准备要哭,立马被金发伊索德给拥进怀里。“富豪亚瑟大人,克制克制。”看见提斯特受到惊吓,金发伊索德很想发火却也憋了下去,毕竟现在主人深受情伤,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富豪撑着下巴,慢悠悠地说:“据说剑瑟是在佣兵小的时候救了他,于是佣兵对他念念不忘。”仿佛是听进去金发伊索德的劝,富豪十分克制自己的表情和语调,“你们说,我把那段记忆偷梁换柱怎么样?”

    ………………狠,太狠了。

    金发伊索德目瞪口呆,躲在她怀里的提斯特终于明白为什么带她过来,因为她能够操纵时间回到过去亦或是探索未来。

    “这…不太好吧。”金发伊索德下意识地反驳,结果后面的理由被富豪阴测测的眼神梗在喉头。

    训练场的情景历历在目,不停地在富豪脑海中重播回放,他特别委屈特别伤心地说:“上次我送佣兵我亲手做的的马卡龙,他吃了一个后剩下的就分给了骑士;还有上上次我送他水晶让他扭蛋,他挣扎了好久才收下结果转身就送给了歌姬!”

    “这次剑瑟来他不仅要了签名,那签名还签在他手心里,剑瑟简直臭不要脸;就这样佣兵还夸剑瑟的肌肉线条特别漂亮……”

    富豪越说越不是滋味,阴狠狠地说:“我还是干脆回到过去把剑瑟干掉吧。”

    ……………………冷静点啊大人,佣兵大人真的只是个迷弟而已!请放过剑瑟大人!

    金发伊索德身心俱疲,不知道怎么劝才能打消富豪不切实际的念头。在她一遍遍打腹稿的时候,提斯特探出脑袋,两只眼睛挂着泪痕特别同情地感叹:“富豪亚瑟大人简直太惨了,如果你们从小就见过面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吧?”

    提斯特呜咽一声:“我特别喜欢佣兵亚瑟大人能得到幸福,可是剑瑟大人不是已经和兰斯洛特在一起了吗!佣兵亚瑟大人和剑瑟大人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一定会让富豪亚瑟大人改变过去!”

    金发伊索德:………………………这傻孩子一天到晚看什么书,佣兵亚瑟大人根本不喜欢剑瑟大人好吗,那只是身为迷弟的崇拜!

    富豪一听,心咔嚓碎了两瓣:“…………我还是把剑瑟给干掉吧。”

    在只有三人却鸡飞狗跳的房间里,闹了好一会儿,才正式制定计划。提斯特和富豪都信心满满,唯有金发伊索德特别担忧,然而她实在阻止不了这两人的决心。

    于是,当幽蓝色法阵出现在他们脚下,一束光芒笼罩住他们的时候,金发伊索德深刻思索起她现在能下贼船的几率有多大。





    “咦?先生……您没事吧?”

    通过时间隧道还晕头转向的富豪刚睁开眼就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应该是说小时侯的佣兵。他知道提斯特的魔法应该是成功了,不过提斯特和金发伊索德都不知去向。

    这时候的佣兵不知道几岁,还是张包子脸,脸上并没有红色纹身,声音还是介于少年与成人之间,带着发育期特有的沙哑的清亮。

    他蹲着身子,伸出小手轻轻地贴在富豪的额头上:“唔应该没有发烧……您还好吧?”

    富豪觉得他快幸福地上天,稍微动了动身体,发现脚崴到了,可能是由于抵达方式比较凶残,他的衣服被扯破一截,特别狼狈。“咳…我是个旅人,先前遇上一伙强盗,和他们拼搏一番后受了点轻伤昏昏沉沉地来到这。”他眨着特别真诚的眼:“请问这里是哪?”

    “这里是斯布里底的一个小镇。”小佣兵扶起富豪,有点困惑地打量着富豪的装饰和腰间的佩刀,“最近强盗是多了点,大概因为剑瑟大人前阵子来这里让小镇名声大噪,发展成了旅游景点有关吧。”

    一开始,富豪是拒绝听到那个名字的,但听着听着也习惯了。直到回到过去,没想到还要从小佣兵口中听到,不禁悲从中来,脸上浮出悲戚的神色,让小佣兵以为他想起被抢的事情而黯然失色。

    “剑瑟…呃,剑瑟大人来过这?”富豪强忍着加上“大人”两个字。

    “是的先生!”小佣兵的语气变得活泼高兴起来,“现在广场正在转播剑瑟大人救灾的场景,先生要看吗?”

    富豪神情复杂地点点头。被小佣兵扶着来到广场的期间,富豪不忍多劳累他,暗暗将重心移到自己左脚,尽量减轻自己右半边重量。

    他们挨得太近了,富豪想。

    小佣兵只够到他腰上,他轻轻撇头,能看见小佣兵低头的侧影,汗水从他脸颊慢慢滑落到锁骨,还能看见他翕合微张的嘴唇。

    富豪轻轻咽了下口水。

    “……这座小镇上大家都互帮互助,虽然我不在这出生但我也很喜欢。咦……先生,先生…您听我说话了吗?”小佣兵佯装生气地埋怨,“先生,请认真听别人说话啊。”

    富豪回过神,歉意地抿嘴一笑,揉了揉小佣兵的脑袋。“先生,请不要随便摸别人…!”炸毛归炸毛,小佣兵依然小心翼翼地扶着富豪到广场一角的长凳上。

    此刻,广场还留有集市的沸腾和喧嚣,被植入实时转播功能的波尔斯正在投影全息光幕,光幕上转播的是剑瑟拯救陷入火灾的村民。被召唤出的骑士使用冰系魔法冷却地面和冰冻火焰,而剑瑟则在火焰冰冻的刹那冲进屋里救人。

    广场上到处都是目不转进的人,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关切地看着救援动向。

    当剑瑟将这户人都救出的时候,广场的气氛达到鼎沸,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吹起口哨或是鼓掌,小佣兵兴奋地脸涨地通红,手拍的都红了。

    “先生,说出来…嗯怕您笑话。”小佣兵转过头,眼睛熠熠生辉,美好得仿佛装着星辰大海,“我想成为像剑瑟大人那样的亚瑟王!”

    富豪左手紧握佩剑,他侧过头对视着雀跃不已的,诉说着伟大目标的还年少的佣兵,仿佛穿越时空看见长大后那个笑的开朗阳光的人。一种涌动的热血在他心里沸腾,他抑制住心中的悸动,暗哑着嗓子调笑道:“那我想先雇佣未来的亚瑟王护送我回斯布里底主城。”

    小佣兵发愣地看着翘起嘴角的富豪。

    富豪则勾着唇角,敛下眼睑,温柔地漫不经心地加重道:“我只请你。”

    那双勾人的眼睛特别真诚地直勾勾盯着小佣兵,让这个没有被撩过的小年轻害羞地红透脸颊。他沉浸在那温柔的神色里,恍恍惚惚地想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看。

    天空仍碧蓝如洗,悠悠白云宛如刻在天幕的浮雕,天穹之下,这双猩红的眼眸仿佛只装的下他一人。

     

    富佣

    评论(2)
    热度(23)